全能导航

什么是生化武器?

发表于 2022-3-5 14:30:05
行业资源
行业资源: 资源分享
1.png
生物武器是一种病毒、原生动物、细菌、寄生虫或真菌,可以有目的地变成武器,并在战争期间用于对付人类同胞。自我复制的毒素和病原体也可以转化为具有毁灭性影响的生物武器。迄今为止,估计有 1,200 种不同种类的生物制剂已经被武器化或具有变成生物武器的潜力。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有超过 5 亿人死于传染病,其中大多数都归因于生物武器。第一次在 1763 年的战争中,病原体和毒素被部署,当时英国军队在法国和印度战争期间对美洲原住民印第安人使用天花。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用生物武器攻击敌人时出现了另一个事件。影响并没有那么大,但仅此一项就为未来使用生物武器奠定了基础。这是人类创造的最危险的生化武器。

炭疽病
炭疽杆菌是历史上最致命的武器之一。美国政府的疾病控制部门已将炭疽杆菌归类为 A 类威胁,该级别指定用于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危险元素。含有炭疽杆菌的孢子天然存在于土壤中,也可以在实验室中培养。使它们变得危险的是它们能够快速传播并即使暴露在恶劣的环境条件下也能长时间存活。炭疽作为武器使用已久,通常与粉末、水和食物混合。2001 年,含有炭疽粉的信件被送往美国各地的 22 人,其中 5 人后来死亡。日军故意用炭疽感染满洲里的中国囚犯,导致一战期间1万人死亡。英国军方在苏格兰格鲁纳德岛测试了炭疽孢子递送系统,这些孔隙最终存活了很长时间,影响了居住在该地区附近的人们。

肉毒杆菌毒素
肉毒杆菌是一种相对容易产生的毒素,可以通过气溶胶、水污染和食品供应进行传播。肉毒杆菌毒素非常危险,仅一克就足以在吸入时杀死一百万人。肉毒杆菌麻痹肌肉和模糊视力。肉毒杆菌背后的细菌称为梭菌。这种毒素天然存在于潮湿的森林土壤、湖床和浅溪中。记录显示,日军在满洲里对囚犯进行实验,给他们注射肉毒杆菌,导致严重后果。

天花
天花主要是一种引起天花的病毒。它是一种高度传染性疾病,没有已知的治疗方法,如果不是因为发现了疫苗,它正在将人类从地球上消灭掉。在 20 世纪,超过 3 亿人死于天花,这是有记录以来因疾病造成的最高死亡人数。天花的武器化是在英国军队与美洲原住民的战争期间首次尝试的。1980年,当时的苏联政府启动了一项开发天花病毒的计划,以在冷战最激烈的时期用作武器。然而,由于世界卫生组织在 1967 年启动了一项全球免疫计划,天花并没有构成武器化的威胁。

兔热病
由土拉弗朗西斯菌引起的土拉菌病是另一种危险的生物武器制剂,对人体有广泛的影响,如皮肤溃疡、咳嗽、发烧、腹泻和呕吐。当人类接触到被兔热病感染或杀死的动物时,就会发生感染。被受感染的动物咬伤是另一种受到疾病影响的肯定方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斯大​​林格勒战役中,据信当时的苏联军队已经部署了土拉菌病来对付德国军队。土拉弗朗西斯菌属 A 类威胁。

埃博拉病毒
这种致命的疾病是由埃博拉病毒引起的,该病毒于 1976 年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遭遇时首次引起世界关注。通过接触传播,死亡率为 50%。1986 年至 1990 年间,苏联启动了一项旨在将埃博拉病毒武器化的计划。从未发现该计划取得成果或埃博拉病毒在地球上任何地方被用作武器的证据。武器化埃博拉病毒是可能的,但这是一项代价高昂的努力,因为这种疾病主要通过接触传播。

肺鼠疫
鼠疫是由鼠疫耶尔森菌引起的,这是另一种 A 类生物。瘟疫具有被武器化的最大潜力,因为它很容易在实验室以最低的成本大规模生产。它也是最古老的生物武器之一,因为有证据表明它在 14 世纪首次使用,当时它在欧洲引发了夺去 5000 万人生命的大黑死病。瘟疫可以通过简单的气溶胶进行部署。一旦人类被感染,他们可以迅速将其传播给其他人,使这种疾病一旦开始就变得极其危险且难以控制。二战期间,日军在满洲部署了感染鼠疫的跳蚤。俄罗斯科学家还能够在 1980 年代创造出一种新的鼠疫菌株,该菌株对抗生素具有抗药性,可用于武器化。

马尔堡病毒
它是一种导致致命的马尔堡出血热的 A 类病毒。该病毒可追溯到非洲果蝠。它可以在实验室中快速开发,并由苏联科学家在 1980 年代进行了实验。发现马尔堡病毒是引起 Q 热的原因,并且是最有效的,死亡率高达 90%。

其他
其他有可能被武器化的值得注意的病原体包括布尼亚病毒,它具有其他三种毒株,即内罗病毒、白喉病毒和汉坦病毒。汉坦病毒引起朝鲜出血热,在朝鲜战争期间导致 3000 多名士兵死亡。海湾战争期间,伊拉克军队也使用了黄曲霉毒素,尽管影响并不广泛。稻瘟病菌是一种攻击粮食作物的生物武器,是俄罗斯和美国在冷战时期研发的。

处理生化武器
习惯国际人道法严格禁止使用生物武器。然而,它并没有阻止许多政府对生物武器进行秘密研究。截至 2018 年,约有 17 个国家拥有生物武器计划,包括美国、英国、加拿大、法国、德国、以色列和俄罗斯等。来自日本的奥姆真理教等生化恐怖组织长期以来一直以在东京释放生化武器的威胁散布恐惧。生物武器造成的危险是过去 100 年来为控制生物武器使用而签署的许多国际协议和条约的背后力量。1925 年日内瓦议定书禁止在战争中使用生化武器。生物武器公约1972 年更进一步,禁止生物武器的生产、获取和储存。该公约的 180 个缔约国被要求销毁其现有的任何生物武器库存。随着越来越多的恐怖组织将注意力转向使用生物武器,世界各国政府现在都处于戒备状态。已经通过了严格的规定来消除这种威胁。

全能导航 |网站地图

Copyright©2022-GMT+8, 2022-6-28 20:01

京ICP备202103320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7879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